宋伯鲁

宋伯鲁(1855~1932) 字芝栋,亦作子钝、芝洞、子栋,号芝田,晚年又号钝叟,笔名别号九嵕山樵、瓶园老人、心太平轩老人。陕西礼泉人。父母早逝,由其姐家先后聘毛汉诗、古玉册授读,中秀才后又师从著名学者柏景伟。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以优贡中举,翌年考中进士,以庶吉士被选入翰林院庶常馆深造,3年期满授翰林院编修。十七年(1891年)任顺天府乡试同考官,二十年(1894年)任山东乡试副考官,奉命典试山东,二十二年(1896年)任都察院山东道监察御史,后又任掌印御史。宋进入仕途后,关心国计民生,任山东乡试副考官时,抽暇对山东黄河泛滥情况进行了翔实考察,后向清廷上《条陈治河疏》,提出解决措施。宋还先后上过多本奏折,要求清廷关心百姓疾苦,廓清吏治,就连大太监李莲英庇护其侄李苌材行凶的罪行,宋也敢上《劾太监寻衅疏》,力主正义。宋对陕西维新派的活动十分支持,虽远在北京,还在阎甘园创办的《广通报》上发表有维新思想的诗文。二十四年(1898年)正月,宋与李岳瑞等在北京发起成立关学会,三月二十日康有为等人以关学会为基础,成立保国会,宋积极参与其事,半年内,由康有为起草、以宋伯鲁名义向光绪帝上的奏章就有10份。当光绪帝下令“以开民智而救八股之害”时,宋连上两折,痛斥八股之危害,奏折交礼部议处时,礼部尚书、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许应骙极力反对。宋与杨深秀联名上疏光绪帝痛斥许应骙,此即维新运动中有影响的《请将守旧礼臣立赐降斥疏》,经过一番较量,许应骙被撤职。作为推行新政重要步骤的废除八股取士的诏书公布后,宋又连上《请选通达中外政治之才每省一人任新政疏》《请选通才以资顾问疏》《各省举办铁路矿务官不如商折》等一系列奏折,成为维新运动的重要骨干之一。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以“滥保匪人”的罪名将宋伯鲁“即行革职,永不叙用”,并加以通缉。宋事前得李岳瑞密报,先避于意大利使馆,旋改名赵体仁,携眷匿居上海3年余,其间一度赴日本。面对国事日非的局面,宋于二十五年(1899年)写成《己亥谈时》一书,对变法革新的意义给予很高评价。宋在《论成法不可拘》一文中指出:欧洲各国舍旧图新,勇往直前,故能富强。日本变法,亦雄视东亚。惟独中国不肯改弦更张,这是至今贫弱的根本原因。在另一篇文章中,宋大声疾呼:“吾愿爱国者,熟计长思之。”

1902年7月宋携眷回陕。陕西按察使樊增祥有亲戚傅某为官时受宋弹劾,乘机报复,遂串通陕西巡抚升允指控宋“受业康门,甘为鹰犬,其罪在康有为之下、杨深秀之上”,宋遂被囚禁,3年后获释出狱。新任伊犁将军长庚途经西安,请其赴新疆参与治理机宜,宋随长庚行至迪化(今乌鲁木齐),被布政使王树楠恳留,主持新疆通志局,纂修新疆省志,1908年写成《新疆建置志》《新疆山脉志》各4卷。1909年长庚调任陕甘总督,宋随长庚东返。后见长庚因循守旧,难以施展抱负,于1911年5月返回故乡。同年10月西安起义爆发后,秦陇复汉军兵马都督张云山派专人赴礼泉请宋参与军机大事,委其为兵马都督府参谋官。1912年3月,陕西驻军被缩编为两个师,张云山任第一师师长,宋任第一师参谋官;同月,张玉崑等人组织政治研究会,宋被举为会长;12月,宋应梁启超电邀赴北京,经国务总理熊希龄推荐,被袁世凯聘为总统府高等顾问。后宋察觉袁世凯阴谋称帝,遂再返陕西。1916年陆建章因革命党人胡景翼等人在富平生擒其子陆承武,拟纵火屠西安城进行报复,宋以亲属百口为人质,调解此事,后经各方斡旋,西安城得以保全。1918年宋当选为国会众议院议员。1922年由北京回西安,任陕西通志馆馆长,主持《续修陕西省通志稿》的修纂,历10余年始成(1934年出版)。1923年秋康有为来陕,因换卧龙寺所藏宋版碛砂藏经事,闹得满城风雨,宋以老相识规劝康留下藏经,康却大为恼怒,不欢而散。1927年春,驻扎西安东关八仙庵的冯玉祥部有人随意乱翻甚至窃取该庵藏书和文物,宋致函冯玉祥,冯当即下令驻军撤出八仙庵。同年陕西关中大旱,饿殍遍野,宋从朱庆澜等军界人士处募款数万元散赈,每晚亲自过问赈济情况。1932年8月病逝于西安。

宋对诗文、书法、绘画皆精,有“三绝”之誉,以书法见长。宋生平著作甚丰,除前述著作外,还有《西辕琐记》2卷、《星轺日记》1卷、《海棠仙馆文集》《海棠仙馆诗集》《还读斋杂述》《焚余草》《心太平轩书画论》《泾阳新志》等20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