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舒翘

赵舒翘(1847~1901) 字展如,号琴舫,晚年号慎斋。陕西长安人。年幼父母双亡,由婶婶董氏抚养,后被名儒柏景伟收为学生。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中举,翌年中进士,授刑部主事,此后10年间,赵先后任刑部提牢厅主事、直隶司主事等职。赵刚直不阿,不畏权贵,多次平反冤案,特别是光绪八年(1882年)在清查河南“王树汶临刑呼冤案”中,依法公断,终使王树汶平反昭雪,处死真犯胡体安,并使制造冤案的河道总督梅启照、河南巡抚李鹤年、开封府及所辖镇平县一批官员被革职查办。赵因此得到朝廷重用,升员外郎。赵还受舅父薛允升影响,钻研刑律,著成《提牢备考》2卷。在参与处理崇厚擅自与俄国签订丧失主权与领土的《里瓦几亚条约》等案时,赵严拒贿赂,并对行贿者痛加斥责。

十二年(1886年)赵舒翘任安徽凤阳知府,在任期间当地连遭水、旱大灾,其除拨出府库银两救济灾民外,还捐俸银2000两买救生船、办育婴堂等,并令夫人率婢女日夜缝制寒衣解救难民。十六年(1890年)升任浙江温处道道员,不惧诽谤刁难,整饬盐务,著有《温处盐务纪略》。十九年(1893年)授浙江按察使,同年冬补授浙江布政使,面对日本侵略朝鲜、图谋中国的现实,赵上书巡抚廖寿丰,分析鸦片战争清军失利的原因,对浙江圉山、乍浦、温州等地的防卫、将领任用及军队训练诸事,均有建议。二十年(1894年)任江苏巡抚,在任期间日本人以《马关条约》增开苏州为日本通商口岸,要求占良田建造工厂和住宅,赵不允,后迫于朝廷和两江总督压力,遂拨给闲置荒地,但“岁课其租”,加以限制,又上书李鸿章,提出“留民生计”、“保全厘金”及由华商兴办纺织、缫丝工业之策。二十三年(1897年)八月,朝廷“以舒翘谙律令”,召为刑部左侍郎,翌年兼署礼部左侍郎,旋擢刑部尚书。两年后奉命人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充军机大臣,后又兼管顺天府尹事。这一时期,赵位跻中枢要员,竭力维护皇权,反对戊戌变法,力主杀“戊戌六君子”,很受朝廷宠信,慈禧多次赏赐其绸缎、貂皮等物,清廷对“恪守其职、劳勋最著”的大臣从优议叙时,赵亦名列其中。

1900年夏,京畿义和团与清军及英国侵略者等发生冲突,清廷命赵和刚毅调查,其迎合慈禧、刚毅,以“抚而用之”回奏。不久,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光绪帝等仓惶出逃,赵亦随至西安。后八国联军向清廷提出重惩“首祸诸臣”,时刚毅病故,赵舒翘首当其冲,清廷初给赵以“革职留任”处分,但洋人坚持重办,并以武力威胁,清廷无奈,改为“交部严处”,又改“斩监候”,再改“斩立决”。消息传出,陕人不服,1901年2月20日西安绅民为赵请命,聚集者达数万人,清廷迫于内外压力,又改“斩立决”为赐令自尽。翌日,赵吞金及砒霜均未死,监刑人再三催逼,亲眷只好以绵纸遍糊其七窍,再灌酒而闷煞,反复数次始亡。

赵关心桑梓,曾两次捐银修建家乡沣河大桥,便利行人,并亲题“汉鲸秋卧”、“影射昆池”匾额于桥头。此桥一直沿用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

赵的遗稿由其友人王步瀛编成《慎斋文集》10卷、《慎斋别集》4卷印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