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洋芋

2019-05-17 15:54 来源:钟山区文联 【字体大小】:

 王华

有一年的夏天,我陪省电视台记者去贵州屋脊韭菜坪搞航拍。下山的路上,见到一群民工正在一个火堆边烤洋芋吃,同行的有人问我,他说已经到下午时间了,这些人怎么还不回家吃饭。我告诉他说,这些洋芋已经算是他们的午餐了,车上的其他人顿时诧异起来。我接着说,打我记事起,对生活在贵州农村的人来说洋芋就是主要的食物之一,那时上山干活我们经常用洋芋充饥,洋芋常常被当成午餐或者晚餐。他们听了我的话以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洋芋其实是个舶来品,是一种茄科植物,又叫马铃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类食物之一,原产于南美洲海岸的智利和秘鲁的安第斯山区,被印第安人驯化。据考证,在原产地的栽培历史已达四千年以上。1570年,马铃薯被一个西班牙人从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带到欧洲。1645年,荷兰人把马铃薯从海外传入中国东南沿海,逐步扩展到全国各地。根据马铃薯的来源、性味和形态,人们给它取了很多有趣的名字,山东人把它叫地蛋,山西人则叫山药蛋,安徽人又叫地瓜,东北各省多称为土豆,我的家乡贵州六盘水则叫它洋芋。

洋芋给我的记忆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在我们这里的农村,洋芋几乎是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菜。而洋芋又有多种多样的吃法,可以炒,可以蒸,可以煮,可以烧,可以炸,还可以焖……其做法不同,味道也各异。儿时的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烧洋芋和炸洋芋粑了。

烧洋芋的工序很简单,但火候掌握很重要,需用柴火慢烤,最好是烤黄最好吃。儿时在山坡上烧出来的洋芋最香,一想起便会唇齿流香。那时我们去山上割草、放牛时都要偷偷带点洋芋,到了山上找个避风的小土坡挖个坑,把洋芋塞进薄薄的干土中埋起来,从四处捡来柴草点燃堆成火堆,转身放牛去了。等我们转过几个山头,再回来时,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急急忙忙刨开土堆,洋芋早已烤得黄黄的了。蘸点原先从家里带去的自制的五香辣椒面,一口下去,满嘴喷香。

炸洋芋粑则要复杂得多。要先把洋芋去皮,这样颜色好,味道也好。一般都是拿小洋芋或者收洋芋时被锄头挖破的洋芋。把洋芋洗净剁成玉米粒大小,撒点灰面调和一下,用圆勺子舀起放到沸腾的油锅里,炸黄以后捞出来再撒点自制的盐巴辣椒面,香香脆脆,味道好极了。在盘县老城读高中时,我和几个好朋友经常把饭钱积攒下来跑到县一中旁沙沟边的小摊上买洋芋粑吃,因为那里的洋芋粑味道特别可口,五毛钱一个,又脆又好吃。有一天晚上,在从沙沟边回来的路上,我们几个同学被学校政教处的老师遇上,以为是躲着抽烟的,还被叫去询问。还好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的政治老师,他对我们比较了解,可以确定我们几个是不会抽烟的,才叫我们赶紧回学校去,他们还要巡查。

关于洋芋,还流传着个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有关的故事。说的是成吉思汗远征欧洲,在一次战斗中惨败,在撤退中,粮草也断了,很多将士在伤病和饥饿中一个个倒下。成吉思汗发现所有的战马在啃吃一种植物的枝蔓,很快恢复了精神。他好奇地拔起这种植物的茎叶,不料从泥土中带出一串大大小小的果实来。谁也没见过,更不知道这东西是否能吃。这时,一个叫“芋”的士兵自告奋勇,以身试食。结果,不但没有中毒,而且吃得很香甜。大汗命令将士们找食这种果实,得到了丰富的食源,军队得到休整恢复,然后杀个回马枪打了个大胜仗。班师回朝后,将士们带回了大量的“救命粮”的种子,因为这种植物长在欧洲,是士兵“芋”冒死验证可食的,人们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洋芋”。

如今,在全球范围内,洋芋早已是继小麦、稻谷和玉米之后的第四大粮食作物,这种多年生草本作物也逐渐被确定为中国人的主粮之一。随着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步伐不断加快,洋芋的种植定将富民增收,我们国家的粮食安全也将得以更好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