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散记

2019-05-09 15:52 来源:大发五分11选5-六盘水日报 【字体大小】:

王华

(接上期)

童年趣事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虽然才年近而立,却总爱忆起往事,忆起儿时那些伙伴以及那欢乐、无忧无虑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绿竹掩映、瓜果飘香的小山村中度过的。童年生活丰富多彩,花草树木、鸟兽虫鱼都是我的玩伴,诸如掏鸟蛋、捉蛐蛐、玩蚂蚁等更是儿时的趣事。

那时,我们经常在房前屋后的大树下转悠,哪儿有个鸟窝都逃脱不了我们的法眼。一旦发现鸟窝,便迅速爬上树去掏那些可爱的小鸟蛋。大人们经常说玩鸟蛋写字手会抖,我们常常被骂着把那些掏出来的小鸟蛋又放回去。有时我们会偷偷去山上树林里用自制的弹弓打鸟。弹弓一般用铁丝或小树杈,在两边套上牛皮筋、中间穿上橡胶皮而制成,然后捡些小石子瞄准目标就可打击了。我们当年为此没少挨骂,尤其是拿着弹弓到处打鸟或者打碎了邻居家窗玻璃的时候。

还有和伙伴们捉蛐蛐的情形也是很难忘的。蛐蛐虽然飞不高,却有着极好的弹跳能力,并不易逮着。它们的羽毛有绿色、灰色、褐色等,都有很好的隐蔽性,并不易被发现。有时为了发现它们的踪迹,我们经常要在田间地头顶着炙热蹲守很长时间。一旦听到蛐蛐的叫声,先瞅准位置,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摸到它的后面,把两手拢成簸箕状,出其不意,猛然扣手,蛐蛐便在手掌心里了。若是操之过急,一下子不能逮着,让蛐蛐跳进了草丛中,那就好比鱼入大海、虎进深山,算是白忙活了。

儿时的我们,对蚂蚁有着一种特别的好奇心和专注,只要在房前屋后一发现蚂蚁窝便会邀上几个小伙伴来逗蚂蚁玩,拿个东西去喂蚂蚁,看它们怎么抬,比如逮个什么死了的蜻蜓或者甲壳虫,放在蚂蚁聚集的地方。观察它们什么时候发现食物,要是蚂蚁老是不发现,就逮一只蚂蚁扔在它面前,那只蚂蚁就会回去报信,一会儿其它的蚂蚁就牵着线地跑来了。要不了多久,这群蚂蚁就把这庞然大物给抬走了。有时,我们先让一只黑蚂蚁发现食物,继而又捉一只红蚂蚁来丢在那儿,看他们如何争抢。此时,我们便在一旁认真观察,看着两种不同的蚂蚁为了争抢食物各自回去报信,并展开大规模的“战争”而兴奋不已。我们还根据它们各自的形状、战斗力等给蚂蚁中的一些领队取名“将军”、“侍卫”、“小兵”……那时候我们把蚂蚁研究得很透彻,看着我们那专注的样子,大人们还经常取笑我们将来要成为“昆虫专家”呢。

“儿时欢乐,斯乐不可作。”转眼间,童年的那个世界已离我愈来愈远,童年的光阴早已不复返,昔日那景、那人、那情早已随时光而冲淡一切,再多的趣事也只能在甜蜜的回忆中重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