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是谁

2019-04-29 11:07 来源:大发五分11选5-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陈友云

晚饭后,与孩子们在小区内散步,走着走着,便聊到了鲁迅先生,聊到了《阿Q正传》。

而阿Q便也悄悄地随我们行走了。他瘦骨伶仃,衣不入时,九月初便裹上了破旧夹袄。

“阿Q, 都穿夹衣了,热不热?”我关切着。

“正好正好,这里下雨如过冬,也好也好,没想到我那破布衫用处还真不少,大半做了少奶奶八月间生下来的孩子的衬尿布,小半破烂的便都做了吴妈的鞋底。布衫做尿布环保,不会这超标,那不合格,对孩子成长有利;布纳的千层底,穿着温暖又舒适,有感觉。”阿Q乐呵着。

我试探着:“阿Q有个事想和你聊聊,你是个完人,你“先前阔”、你见识高、你“真能做”,你进过城,见过煎鱼,见过“条凳”、见过“麻将”、见过“杀头”……你见多视广。”

“那是那是,而乡下人是没见过世面的,他们可笑,王胡满脸络腮胡,小D弱不禁风,假洋鬼子的老婆才跳三回井,没跳第四回——不贞,秀才老婆眼胞上有疤,吴妈脚太大……妈妈的,都不如意,都不如意。”阿Q得意着。

“阿Q你 你那体质上的 那啥、灯、烛、光、亮、那 那啥”我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你就直说吧,就说是那癞子好了。”阿Q痛快地说。

“吃药还是擦药,上医院还是用偏方?”我探询。

阿Q很不满:“偏方也用了,医院也上了,妈妈的,钱都整完了,更痒更红了。”

“用医保啊”我提示着。

“妈妈的,别提这医保,一提就来气,现在这世界太不成话,不仅是儿子坑老子,简直是抢人。”

“具体呢?”

“去医院看病,挂号、找医生。倒好,啥也没说,先开了一摞化验单,一会扎指尖、一会钻手臂;一会让阿尿、一会让阿屎;一会去拍胸、一会去拍头;一会躺、一会站;一会去这个门、一会去那个门。头都转懵了,妈妈的,直接分不清门。”

“结果咋样?”我关心着。

“唉,世上有些古怪,有些古怪,住院、打针、输液还有一大包药,吞的、喝的、涂的、洗的、中的、西的、自费的、进口的。妈妈的,住院200、床位180 、针管、针筒、七七八八、乱七八糟加起来,一天呆在医院,什么都不整,就要400。”

“有医保,可以报销啊。”

“报是可以报,只是报一部分,就像商场打折一样,他把原价抬得高高的,你还以为捡了大便宜,唉,一个小破疮,一进医院,前前后后花了一万多,不见好,还吓个死。”阿Q很不平。

“哦”?说来听听,我压着窥探的窃喜。

这回阿Q确实不平起来,脖颈青筋暴露,疤痕通红:“妈妈的,这回可不是儿子打老子,君子动嘴不动手,不是虫豸,不是“第一个”……不是那么简单,妈妈的,比赵太爷牛多了,苛多了,像小尼姑一样滑腻的服务小姐,挺着个胸脯,翘着个屁股,与医生一唱一和……妈妈的,还好,很多听不懂,什么红斑、什么皮肤,总之,以他们的观察、分析、预判、诊断、推算,问题很严重。”

“那就遵医嘱,配合医生,好好治疗呗。”我安慰着。

“说得轻巧。”阿Q更不平了。“鬼医生,悄悄给我说,你到XXX诊所,技术好、服务好,包好包好,费用别担心,保证比现在这里便宜,实话跟你说,除医保报销外,比医院费用便宜一半,医生就是我。”

“妈妈的,你知道的,我没读过书,圈都画不圆,当然不懂其中的道道喽,我只知道地保收酒钱,赵太爷家不点灯,只有老爷秀才读书时,我在他家帮工时,秀才商议革命时才点灯。我看医生网上好多累倒在手术室里,怎么这个医生上完班还继续死拼呢,铁打的吗。”

“长见识。”我笑笑。

“明白了。”阿Q似乎省悟。“唉唉,你说这医生是好还是坏呢?你说他是真为我治病省钱,还是为他吃里扒外,利用职位为自己谋财谋利?”阿Q歪着脖子问。

面对阿Q连串的疑问,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劝说:“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身体才是革命本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人不死粮不断……”

阿Q瞪着我,若有所思。并不失时机地树了拇指点了赞,说:“佩服佩服,你比我‘阿Q’”。

走着走着,小儿子突然问道,“阿Q是谁?”

“你知道孙悟空是谁吗?”女儿快言快语。

“嗯、嗯、知道、知道。”眨吧着眼睛想想,“他俩什么关系?”

“姐跟你说吧,阿Q是鲁迅先生作品《阿Q正传》里的主角,是先生用笔用心用思想塑造的人物形象,他没有家,他住土谷祠;他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亲戚朋友,他孤零零一个人;没有职业,人们只要他帮忙,只拿他玩笑,给人做短工,割麦便割麦,舂米便舂米,撑船便撑船。他也自尊,他也忌讳,但他也欺软怕硬,欺负比他更弱小的。他无知又自负,他无助可恶又可怜,他也有爱但没有爱的能力……”女儿口若悬河。

“哦、哦、哦,太多了,讲这么多,越听越难懂。”小儿有点腻烦。

“难懂了吧,姐姐那是概括总结,阿Q就好比杨红樱小说中的“马小跳”,就好比动画片《百变马丁》里的马丁,就好比《哈利波特》里的哈利波特,当然喽,他不同与《三国演义》和《明朝那些事儿》里面的人物……总之,一句话就是作者塑造的人物形象。”明白不明白?

阿Q在我们热烈的讨论中不声不响地远去了。

压力方方面面,生活平平淡淡,平平凡凡的我,与家人平平静静地散步,轻轻松松聊读书、聊作品,惬意、知足……

今晚,得胜,心满意足地躺下,睡着。

以上作品

由钟山区文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