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爱情

2019-04-23 16:44 来源:大发五分11选5-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龙江

记得池莉写过一篇小说叫《不谈爱情》。我却认为,世界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不谈爱情是不可能的,也是可惜的。

我觉得男人越来越难当。时代不同了,如今的男儿们“既要上得了厅堂,又要下得了厨房”;既要打得下江山,又要打得动女人。因此,奉劝女士们:要善待男人。当然,女人大多娇小,她们在家要扶老携幼,在外要装点世界,也很不易。所以,有良知的男人,应该呵护女人。

男女之间相互理解了,我想,就会产生爱情。爱情是什么东西呢?古人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认为,爱情是一滴水,男人是氢原子,女人是氧原子,一经结合,才形成爱的雨露。

爱情很美,它可以抚平内心的伤痕,可以放松紧张的神经。但是,随着人类的进步和文明,爱情就有了规则,有一些看不见的裁判拿着黄牌或红牌紧跟着你。所以,你不能天马行空、我行我素。偶尔有人想打破一夫一妻制的规则,也撞得头破血流,上演了阿拉丁的神话。

爱情有时很神奇,甚至能挽救一个浪子,能拯救一个生命,也能把一些伟人推向事业的顶峰。但是,为情所伤为情所困的人也不胜枚举。

有的父母,怕孩子一失足成千古恨,只凭经验和直觉办事,一闷棒打下来,管你鸳鸯别离、劳燕分飞。

有的青年,立场不稳,受人挑唆便相互猜忌,结果打得鸡飞狗跳,吓跑爱情。

爱情是神圣的,可有人喜欢把它与金钱挂钩,理由是:我们都是凡人,都食人间烟火;“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其实,我认为,爱情不分阶层,“阳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罢,只要有爱,就可以走到一起来。泰戈尔说:“鸟的翅膀拴上了黄金,就不能高飞”。所以,别把美丽的项链做成了一个圈套。

爱情生活中,有一种人可笑又可气,就是玩气质把爱情葬送的那一类,总以为对方爱得离不开自己,就玩起欲擒故纵的把戏,结果,落得鸡飞蛋打,孤苦伶仃。

“出生是第一次脱胎换骨,恋爱是第二次脱胎换骨”,巴尔扎克对恋爱的体会很深。是的,恋爱之后,有人容光焕发,有人形容枯瘦。

爱情美满了,可喜可贺;爱情失败了,也不必伤心。如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是很可怕的。这时,要多听别人的意见,不要偏激,要知道:“沧海之外还有水,巫山之外还有云”,只要学会关怀、学会坦诚、学会珍惜,并且拿出“决心吃蜂蜜,不怕蜂子叮”的勇气,那“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作为一个过来人,我有必要提醒大男大女、小哥小姐们,爱情和婚姻都不是游戏。苏格拉底说:“婚姻是一双鞋,合不合脚,只有你自己知道”。所以,在恋爱前,要睁大你的眼睛;热恋时,要擦亮你的眼睛;结婚后,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总之,爱情是个好东西,它不是洪水猛兽。爱有时是一杯茶,先淡后浓,先苦后甜;有时是一杯酒,辣得痛快,热得舒心。有时,爱是小雨,润物细无声;有时,爱是尼亚加拉大瀑布,轰响你的整个生命。